被求婚

为了两周年纪念日,上网订购情侣戒,也买了包nanoblocks、亲自组装。把其中一枚戒指和成品放进盒子。真希望它们都耐得起折腾,毕竟得先去学府上课、呈现小组报告,和必去的、与文章相关的咨询。一切结束后,还得赶往下一场。时间表排得满满的,真怕赶不上约定好的时间。

最近,男孩常问我喜欢什么种类/颜色的花卉、喜欢巧克力还是蛋糕等的问题。

所幸,小组报告顺利进行。休息时,提供咨询的教授电邮我是否能把约定时间提前一小时。上前征求陈教授同意,让我能早走。超顺利的,因为提供咨询的教授是来自美国的、时间表超不规律。陈教授表示理解。

雀跃万分。急忙前往咨询教授的办公室。时长为半个时辰。完事后,可以说是兴奋得跳去巴士车站。迫不期待、恨不得能像哈里波特一样apparate,立马出现在男孩面前。不过,途中的我开始纳闷,为什么今天一切如此顺利,我也好正面,感觉异于平日,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样子……

男孩也不断地Whatsapp我。

“几点到啊?”

“快到站时,记得通知我!”

背着笔电的我,在找不到倚靠处的地铁车厢上,不使用手机,免得失去平衡,跌个四脚朝天。就这样,没有事先通知。直到出了闸门,才Whatsapp男孩。

几分钟后…

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着装整齐、香汗淋漓的男孩(长袖衬衫是我同他死党三人一同合资买给他的Banana Republic),手持一束鲜花,走向我。同时,张开双手拥抱我。

男孩牵起我的手,先带我去他家安置背包,再去看Hotel Transylvania 2。

途中经过我们首次相识、曾一起走过的大巴窑镇公园。太阳无情的照耀,倒是可怜了怕热的男孩。男孩突然想要坐下来歇息。奇怪呢。

这样嘛,我拿出准备好的礼物,抢先一步送上心意。歹势啦。皮卡丘的尾巴和身体分开啦!不过,戒指挺合他手指的!这出了男孩意料之外哟。她问我怎么会那么合适。我说,早有预谋啦。有次编了个不会引起怀疑的理由,硬是把测量仪套在他无名指上。

 

 

男孩没料到我那么快就想交换礼物,可是算有备而来。拿出一叠经层压的颜色纸张,要我从中抽出7张(归我留念),并大声念出每张卡片上的文字。每念完一张,就要亲一次嘴。宝宝忍不住羞红了脸。脸皮真的没那么厚!

以上步骤完成后,酷热实在难耐。男孩与我续程。

回到男孩的住家,刚好伯母也在。放了背包,伯母问男孩些许耐人寻味的话,“去拍照了吗?”我开始抱着记者心态,拼了命要从男孩那里探出个答案来,却不得要领。

电影就要放映了,男孩要我带上那束很重的花。纳闷。越来越奇怪了。

就这样,男孩、我和那束花,各据一位。

卡通影片结束后,我们到同一座大厦的日本餐馆共进晚餐。面对面坐着,那束花则放在我身边。饱餐一顿后,我先踏出餐厅。

过了一会儿,心想,男孩结账怎么那么慢?回到餐厅,只见男孩从服务员的手中领了一盒Awfully Chocolate蛋糕。真的摸不着头脑。

接下来的发展,是随意到一种不知所措的境界。

原以为会步行回他的住处,却被带到中山广场。闲逛后、男孩看中橱窗展示的一件式裙子,便把我带入其中一间售卖服饰的店。被要求试穿的我,虽嫌麻烦但仍乖乖准从。

老板娘服务好周到,先是帮我配条腰带、再来借双高跟鞋。让我惊讶的是,男孩看我试穿后,竟叫老板娘包起来!好贵啊……为啥么不给我那$100+……

这次福利也太好了吧!一束花、亲手做的卡片、电影、晚餐、蛋糕、裙子……

离开商场,我们来到了中山公园。对面正是晚晴园。喜欢这里环境清幽。恰逢正在玩耍的孩子们。一老伯路过竟祝我们‘儿童节快乐’。被逗乐了。愉悦的心情达到(原以为的)巅峰。

男孩找了个地方坐下,放下所有手提的物品。这时,他又拿出那叠被我取走7张的卡片,要我背对着他,大声念出所有卡片上的字句。期间不得回头看他,得等到他说可以为止。

好害羞啊!起码大巴窑镇公园没人啊。傍晚的中山公园虽算不上人山人海,但我就是脸皮薄呀……

还是照念了。征得同意了。

 

 

回头看,只见男孩单膝下跪、左手拿着钻戒、右手捧着巧克力蛋糕、问我是否愿意嫁给他。我愣了。幸福未免来得太突然了吧。前几周才和朋友聊有关男孩几时才会开口的话题,转眼这一幕幕就发生在我眼前。

理清思绪,我开心地点头。‘我愿意!’

男孩帮我把钻戒带上无名指。过程都被男孩所委托的路人拍下。

 

故事未了哦!

随后到男孩预定的四星级华美达酒店房庆祝。他托朋友买了瓶酒,可惜酒太涩,不合我口味。但巧克力蛋糕超浓郁的啦!

别想歪了,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逗留片刻,男孩立马送我回家。为什么隔天有早上8点半的讲课?!

 

睡意超浓的。可是不知怎么的,竟幸福的失眠了。

整夜都在接受亲戚朋友们的祝福。

我们衷心感谢你们。

Advertisements

The Truth

推友有对门票却不想去。

好奇+想感受韩流演唱会的氛围的我毛遂自荐。

拉了看韩剧至目不转睛的妈妈到新加坡室内体育馆。

未坐稳,身旁的妹妹粉丝们就开口询问可否换位置。看在她们是一起来支持偶像、想坐在一起的份上,我俩没异议。却没想到……

当晚的歌单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www.setlist.fm/setlist/ftisland/2017/singapore-indoor-stadium-singapore-singapore-13f8698d.html

接连的劲歌让粉丝热血奔腾。这时才察觉自己身陷险境!

所在的区域-座位连接成一排。年轻粉丝们随着强烈的节拍全身晃动,以致即便静坐在那观赏的人也“被带动”。以致于担忧那排座椅是否稳固。

那种心惊胆战感觉比坐过山车还激烈!

因为小学挚友、才听过Ft. Island这个团名。这次纪念成军十年的演唱会让我见识他们的实力,也让我开始哼唱他们在演唱会所呈现的曲目。

被俘虏了吗?化身为下粉丝了吗?

 

主唱让我想起吴。青。峰。

心疼浴火重生的凤凰

开工一星期,想记录许多接触到的新事物,可是心中牵挂的却是小学时期偶像的遭遇。

今早刷微薄时,看到阿中和Selina离婚的消息和声明。说真的,在开玩笑吧?

直到我看到报章报道。整个人霎那怔住了。

这世上没有真永恒?

想说的是,两人之间的事就当局者最清楚。与其对此事有保有众多猜测、议论纷纷,还倒不如让它悄悄地落下帷幕。双方都能各自疗伤、重新开始。

无事不登三宝殿

接到堂姐的来电,说时隔已久、想趁新春佳节到我家拜访,叙家常、话当年。稍微夸张了些,毕竟堂姐上次登门拜访、只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

不出所料,堂姐果然有事相求。

话说,姑妈老人痴呆症、行动不便,姑丈则轻微痴呆。由于堂哥们都已成家立业,独剩堂姐照顾双亲。为了平衡事业和家庭责任,只好雇用外籍女佣。可惜,家贼难防,堂姐称菲律宾籍女佣趁她不在家时,把家里头贵重的物品搬到毗邻的同乡家。

悲从中来的堂姐把故事叙述完毕后,就问妈妈是否可以把其余、未被取走的物件暂时寄放在我家。爱整洁的妈妈吓傻了,并没有正面答应堂姐的请求。

隔天晚上,当我们一家已熟睡、进入梦乡时,电话响了。可怜被吵醒的妈妈,得起身替堂姐开门。这也是恶梦的开始。从那晚起,堂姐几乎天天领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寄放我家。

从小到大都没有女佣照顾的我,实在是无法体会有女佣的利与弊。好的女佣带你上天堂、坏的女佣带你下地狱?

听说堂姐有意把女佣送回国,可惜不受其兄长们的赞同。而且,兄长都偏袒女佣。

事到如今,只能自求多福了。

亲爱的面试官

面试官在征聘面试时的表现,令人跌破眼镜。

待应征的人提起十二分精神,面试官岂能懈怠?说好的尊重呢?难道只是单向、而非双向?

每天都得面对一大群背景来历差很大的求职者,你们辛苦了。可是……

说说自己于小组面试时的经历。在回答面试官的问题时,其中一个女士的手机响起,她便立即起身,往外走。直到面试快结束时,才回来。这未免有点儿失礼。

有听过公司请求职者到他们鸟不生蛋的总部去面试,却忘了跟进的案例吗?离谱吧?

为应付不断扩展的业务,网络兼实体零售公司在社交媒体平台招聘人手。我先是发了求职电邮询问空缺属什么性质。对方希望我能亲自前往公司新设立的总部和创办人进行简短对话。我答应了,对方却迟迟没有回复。

按约定赴约,路途冗长。工业区不好找、更何况是在里头的公司。费了一段时间,才找到不显眼的办公处。敲门。女生应声开门,问有何事。说明拜访缘故后,她竟说创办人刚离开?!岂有此理。

同月接连收到同机构于不同日的两通来电,我才重拾信心。前几次的宝贵经验帮了不少忙。先是长达一小时的笔试。第一次在此机构面试,再一次自我感觉良好,可惜等到却是另一封拒绝电邮。

但已早有预兆。

面试时,头次听闻自己的履历表看似杂乱,没有展现一个明确的未来方向。

第二次面试,在相同的地方应征另一个职位,没有笔试。并没有满怀希望,反而选择以平常心去对待。论实际作战经验,多总好过少。自认表现还不错,面试官提出的问题都能对答如流。回头看,当时临场反应、表现出乎意料。虽信心满满,但由于当天前去应征人数的比平时多,心里早已准备好再次收到拒绝邮件。

面试结束后,转往位于市中心的职业介绍所,却遭其职员以言语羞辱。详情下次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