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固本

听过5C吗?
Car 车子, Career 事业, Cash 现金, Condo 公寓 和 Credit card 信用卡。

目前的成绩:3/5。这3C并不包含车子。所以,一切和车子有关的课题,一概不知。

马来西亚现在正逢公共假期,居住在当地的亲戚特地抽空到新加坡拜访久违的我们。表面上看来并没有错,但那只是悦耳的解释。实际上,他们,也就是一个患有痴呆症的姨婆,一个姨丈,三个表姨,还有表姨丈和表姨的儿子,特地从马国护送宝贝女儿到新加坡。她在本地打工,是个广告设计师。

他们一行人决定来个一日环岛探亲游。表姨丈驾着车子,载着表姨,他们的儿子和女儿,从吉隆坡出发,再到新山接另外两个表姨和姨婆,一齐到新加坡。一台全球定位系统导航器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就是他们可靠的得力助手。

科技,真的是万能的吗?不见得。表姨的女儿(我该怎么称呼她啊?),在东区一带租了个房间,离我家不远。他们把车子开到那里,却怎么都无法把车子驾到我家。是GPS累坏了吗?还蛮纳闷的。

第一通电话,是问地址的。
第二通电话,是问方向的。
第三通电话,是叫救兵的。

换了件衣服后,拿了地图,易通卡和手机,直往巴士站冲。到了指定地点的附近,却找不到612。看来看去,还是610。幸亏在之前在其中一通电话中拿了对方的号码。
“你们来找我吧!”

天空开始下起绵绵细雨,老天爷被我感动了吧。用地图盖着刚洗好的头发,直到我听到车鸣声。那辆 SUV,里头坐着实在太好认的姨婆,不必看其他人了,跳上车子吧。
“你这么快就上车,不必看清楚吗?” –居住在吉隆坡却有台湾口音的表姨

地图是多余的。只懂得/熟悉巴士路线的我,凭直觉指示表姨丈,竟一路顺畅的到我家。乐翻了!我相信,天公是疼憨人的。

我住在东部,舅舅的店铺位于东南区,而姨婆居住在北部。理想的路线,应该是先从北到东,再折返。他们离开后才得知,表姨丈和表姨有朋友在北部。唉,有差吗?

是时候开始探讨这篇文章的标题了。
8月27日 新加坡民选总统投票日
8月29日 新加坡公共假日(Holiday-in-lieu)
8月30日 开斋节
8月31日 马来西亚国庆日

先提到停车固本的,是姨丈。显出吝啬本色的,也是他。虽然他有问有关于停车场的收费,他却随后一口咬定今天是公共假日,停车免费。懵懵懂懂的我,只好带着他到便利店7-11去询问。答案,可想而知。今天并不是什么公定假日,停车固本省不得。7-11只卖停车固本,表姨丈坚持买单张固本。回到停车场,找到一位德士师傅,从他那里买了一张5角钱的紫色固本。原本表姨丈是想买更多的单张固本的,可惜咱们的师傅只剩一张供自己使用。

当时,表姨丈说这张固本只能用半小时。我早就应该猜到/想到,他懂的,只是在我面前装疯卖傻,想看我出糗罢了。又傻又天真的我竟跑遍邻里,帮他找单张固本。这一切的一切,是在打电话给朋友后,才知道的。

“皇天不负苦心人”被换成“皇天要负没脑人”。遍寻不获单张固本,掉头回到7-11,自掏腰包,买一本$10的固本。那个收银员还不断地问我,“Confirm要买?”
挖土机在哪儿?帮我挖个洞!脸都丢光了。

需要怎么吝啬吗?付$10会让你少了哪块肉啊?还要另一个表姨替你买。你比小钟还客家人!

寒暄几句后,启程前往舅舅在老旧不堪的商场经营的一间店铺。本是信心十足的出发,谁知因太久没去了,竟开始迷失方向。在东部绕圈圈,直到在KPE入口前,碰上一位好心人。(OS: 你儿子不是有 i-Phone 4 吗?) 起初是打算为巴士司机的,因为在车子的前方,是一辆等待救援的抛锚巴士。结果车上的人以为我是要找后方那部车子的司机,将错就错?长话短说,只说车上有马来西亚人,想去默默地方,却迷了路,可以指点迷津吗?

先生爽快地答应带路,叫我们尾随他的车。不一会儿,就到那熟悉的路口。把棒子交给我吧。那个司机在路上和我们分道扬镳。没能好好的答谢他,有点惋惜。

吝啬先生看到附近的组屋有健身设施,就和儿子去运动。很好动嘛。其余的人,则在我的带领下,到舅舅的裁缝店。破旧的商场,只有所剩无几的商店在营业,两个表姨在这种鲜有的商场逛得不亦乐乎。哭笑不得。都要去探访他们了,真不知道北部的姨公特地赶下来是为了什么。害怕吝啬先生会迷路,特地返回组屋区却不见人影。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早知道就不管你们了。我今天的运动量是史无前例的。

舅舅这个绿巨人浩克在几分钟后就带那么大的一群人到咖啡店吃。原本是要去吃著名的鱼头庐,可是要多放固本,为人着想后,就去煮炒摊咯。也不知道舅舅是受到什么刺激,叫了一桌以炸为主要烹调法的菜肴。火气大啊。妈又不可以多吃。吝啬先生,献殷勤也要献对食物,我要虾枣,不是你儿子爱吃得鸡翅膀!你儿子不会恨我吧?!

吃饱后,表姨们就直奔百美超市。请猜猜她们要买什么。不要笑哦。和新加坡人到新山的理由是一样的。他们来这里买农心拉面(快熟面),听说这里是便宜到~

天下没有不散之宴席。是时候说再见了。谁知,不会看脸色的舅舅竟叫我们护送千金返屋。我不是不甘愿,她毕竟是很好相处的。只是,她爸有车子,竟然都从马国护送她到本地,那这么短的距离算什么?不要告诉我是为了省油!我爸可是不会这么对我的。

满腹怨气。本来是打算发简讯问她到家了没,结果手机却一觉不醒。没有她的电话,想继续保持联络都难,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