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th

推友有对门票却不想去。

好奇+想感受韩流演唱会的氛围的我毛遂自荐。

拉了看韩剧至目不转睛的妈妈到新加坡室内体育馆。

未坐稳,身旁的妹妹粉丝们就开口询问可否换位置。看在她们是一起来支持偶像、想坐在一起的份上,我俩没异议。却没想到……

当晚的歌单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www.setlist.fm/setlist/ftisland/2017/singapore-indoor-stadium-singapore-singapore-13f8698d.html

接连的劲歌让粉丝热血奔腾。这时才察觉自己身陷险境!

所在的区域-座位连接成一排。年轻粉丝们随着强烈的节拍全身晃动,以致即便静坐在那观赏的人也“被带动”。以致于担忧那排座椅是否稳固。

那种心惊胆战感觉比坐过山车还激烈!

因为小学挚友、才听过Ft. Island这个团名。这次纪念成军十年的演唱会让我见识他们的实力,也让我开始哼唱他们在演唱会所呈现的曲目。

被俘虏了吗?化身为下粉丝了吗?

 

主唱让我想起吴。青。峰。

Advertisements

心疼浴火重生的凤凰

开工一星期,想记录许多接触到的新事物,可是心中牵挂的却是小学时期偶像的遭遇。

今早刷微薄时,看到阿中和Selina离婚的消息和声明。说真的,在开玩笑吧?

直到我看到报章报道。整个人霎那怔住了。

这世上没有真永恒?

想说的是,两人之间的事就当局者最清楚。与其对此事有保有众多猜测、议论纷纷,还倒不如让它悄悄地落下帷幕。双方都能各自疗伤、重新开始。

无事不登三宝殿

接到堂姐的来电,说时隔已久、想趁新春佳节到我家拜访,叙家常、话当年。稍微夸张了些,毕竟堂姐上次登门拜访、只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

不出所料,堂姐果然有事相求。

话说,姑妈老人痴呆症、行动不便,姑丈则轻微痴呆。由于堂哥们都已成家立业,独剩堂姐照顾双亲。为了平衡事业和家庭责任,只好雇用外籍女佣。可惜,家贼难防,堂姐称菲律宾籍女佣趁她不在家时,把家里头贵重的物品搬到毗邻的同乡家。

悲从中来的堂姐把故事叙述完毕后,就问妈妈是否可以把其余、未被取走的物件暂时寄放在我家。爱整洁的妈妈吓傻了,并没有正面答应堂姐的请求。

隔天晚上,当我们一家已熟睡、进入梦乡时,电话响了。可怜被吵醒的妈妈,得起身替堂姐开门。这也是恶梦的开始。从那晚起,堂姐几乎天天领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寄放我家。

从小到大都没有女佣照顾的我,实在是无法体会有女佣的利与弊。好的女佣带你上天堂、坏的女佣带你下地狱?

听说堂姐有意把女佣送回国,可惜不受其兄长们的赞同。而且,兄长都偏袒女佣。

事到如今,只能自求多福了。

亲爱的面试官

面试官在征聘面试时的表现,令人跌破眼镜。

待应征的人提起十二分精神,面试官岂能懈怠?说好的尊重呢?难道只是单向、而非双向?

每天都得面对一大群背景来历差很大的求职者,你们辛苦了。可是……

说说自己于小组面试时的经历。在回答面试官的问题时,其中一个女士的手机响起,她便立即起身,往外走。直到面试快结束时,才回来。这未免有点儿失礼。

有听过公司请求职者到他们鸟不生蛋的总部去面试,却忘了跟进的案例吗?离谱吧?

为应付不断扩展的业务,网络兼实体零售公司在社交媒体平台招聘人手。我先是发了求职电邮询问空缺属什么性质。对方希望我能亲自前往公司新设立的总部和创办人进行简短对话。我答应了,对方却迟迟没有回复。

按约定赴约,路途冗长。工业区不好找、更何况是在里头的公司。费了一段时间,才找到不显眼的办公处。敲门。女生应声开门,问有何事。说明拜访缘故后,她竟说创办人刚离开?!岂有此理。

同月接连收到同机构于不同日的两通来电,我才重拾信心。前几次的宝贵经验帮了不少忙。先是长达一小时的笔试。第一次在此机构面试,再一次自我感觉良好,可惜等到却是另一封拒绝电邮。

但已早有预兆。

面试时,头次听闻自己的履历表看似杂乱,没有展现一个明确的未来方向。

第二次面试,在相同的地方应征另一个职位,没有笔试。并没有满怀希望,反而选择以平常心去对待。论实际作战经验,多总好过少。自认表现还不错,面试官提出的问题都能对答如流。回头看,当时临场反应、表现出乎意料。虽信心满满,但由于当天前去应征人数的比平时多,心里早已准备好再次收到拒绝邮件。

面试结束后,转往位于市中心的职业介绍所,却遭其职员以言语羞辱。详情下次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