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丙申年正月初一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迫不期待迎接着这新的一年。

去年12月非正式毕业,也代表我即将步入社会,开始分担父母所担当的责任和负担。说不定还会有个新身份。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等着我。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

愿猴年万事都好(猴、广东发音)!

Advertisements

重阳节

农历九月初九是九皇大帝宝诞。起个清早,陪妈妈到韮菜芭城隍庙和对面的葱茅元九皇宫上香。顺便享用免费且好吃的早点。

排在我前面的婆婆们跟义务帮忙盛面的义工说,“面少一点啦。”

当下的我还以为老人家食欲不佳。

轮到我了。“麻烦你,两盘淋上咖哩菜汁的米粉面。”

结果,负责主食的阿姨拿两盘份量很大的米粉和面和几块炸豆干、把它交给负责咖喱菜的阿姨,好让她再淋上满满一勺咖喱菜、很多大马铃薯和汁。哇!好大的一盘。

负责咖喱菜的阿姨吩咐我先带走一盘,再回去拿第二盘。我按照吩咐那么做。这时,阿姨一时口快,说担心一次过捧如此巨大份量两盘的我符合不来。

呃……那义工阿姨们为什么那么慷慨呢?是因为我看起来像个食量很猛的大胃王?我弱不经风?我看似营养不良?我像个没钱无法三餐温饱的女孩?(屁勒)

想太多了。米粉、面、咖哩菜的水准保持一致。依旧好吃。只是马铃薯太多了。

与咖喱汁形同绝配的炒粿条

接着带妈妈到大巴窑建屋局看模型和示范单位。可惜,正在进行翻修,Habitat现已关闭至明年一月才重新开放。妈妈看了觉得不错。嘿嘿。

一个字–乱

妈妈回家梳洗一番后,说因为最近在缝纫的布料有点厚,所以家里那台古董针车用的organ needles (Size 9) 接连断了两三枝,所剩无几。外头又没能买到一模一样尺寸的,若没能买到可以更换的针,古董针车就废了。昨天,她的朋友推荐她到梧槽中心的天和针车公司买。所以,拜托我带路。

天和针车公司 Tien Foh & Co.,
(Importer/Exporter/Wholesaler of Industrial/Domestic Sewing Machine & Parts)
Blk 1 Rochor Road #02-510 Rochor Centre Singapore 180001
Tel: 6294 9903 / 6294 0663 Fax: 6296 5426
Email: tienfoh@pacific.net.sg

Best served chilled. 室温的豆花旦挞少了豆花淡淡的香味。

也好。立即打电话到L.E. Café Confectionery & Pastry 预定我朝思暮想的豆花旦挞。头一次亲临店面,旦挞卖完了。店员提点,下次先拨电预定,以免向隅。接下来,有两、三次想预订,却因时间配合不到而打消念头。终于!今天!让我等到你了!下午两点!

先到梧槽中心二楼买针,再步行到糕点屋去领旦挞!

日正当中,回家的路上,途经数字便利商店。妈妈想吃雪糕,凉快些。选择不多,就选了枝Magnum Espresso。由于没标价,到柜台结帐时才赫然发现售价竟是$4.20。吓吓叫!妈妈还差点昏了过去。

一分钱一分货

Bedok Town Secondary School’s CNY Greetings

Giving back to the society?

I guess so. While I was on my way back home, I spotted many BTSS students gathered at the void decks, while another group went back to school with their teachers.

Learnt from Mom that students knock on the door to pass her the following:

2 Packets of drinho's Mango Drink and 2 Mandarin Oranges

Mom didn’t really understand the students said to her cos’ they were speaking in English, a language that Mom is not fluent in.

This happened in one of the last few years, whereby the students distributed chocolate packed in Nemo red packets.

Here’s a big thank you!

冬至

“冬至是农历24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是北半球全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过了冬至,白天会一天天变长,按华人的说法,大家也就添了新岁。吃汤圆有团圆之意,以往有馅的汤圆祭祖、无馅的拜神,但现在很少人这么分辨。”
–段落取自今天早报报道《冬至上餐馆搓汤圆》。

我认为,亲手搓出的古早味无馅汤圆让人吃出冬至的温暖。虽然机器生产的汤圆个个都有同样的重量,十分精准的圆形,而且快捷,方便,省时省力,但是,没搓汤圆,怎能算是过冬至呢?在我心中,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仪式而已。

妈妈和我一起搓的汤圆。美吧?

抢先品尝汤圆。用糯米粉制成的汤圆很Q,有嚼劲。再配上那个有姜味的甜汤。喝下去有一种烧而辣的滋味。

今年会搓很多次的汤圆。一方面为了让自己享用,另一方面是为了祭拜亲人。

前天搓汤圆,就是为了在昨天祭拜阿公。

供奉给阿公,祖父和祖母享用的食物。

不知道当时的我在想些什么,点盘香时,竟不小心的把手指推向蜡烛的火焰。没烫伤,但手指却被熏黑了。